• 启星商务中心C区222
    广州市天河区黄村东路8号
  • 工作时间
    周一 - 周五: 09.00至17.30
  • 邮箱
    hongping.xu@richecable.com
主页 > 电缆资讯 > 行业资讯 >

国产SCARA机器人市场“十年一劫” 上演“罗生门

 
 
从2008年第一台国产SCARA机器人诞生到现在,整整十年的时间,十年里,国产SCARA机器人在艰难追赶中负重前进,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
 
在GGII统计的2018年上半年SCARA出货量TOP10中,已经挤入了包括众为兴、台达、李群自动化、图灵机器人、汇川技术、埃斯顿六家企业,占据半壁江山,其中,众为兴和台达的出货量甚至超过了日系品牌三菱和东芝。
 
GGII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作为机器人市场增长的主要拉动力之一,SCARA市场增速在40%以上,明显高于行业总体增速。
 
然而,快速发展的行业也带来了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为了出奇制胜,企业纷纷玩出各种花样,在产品易用性上下功夫,在产品结构上下功夫,甚至在在产品价格上下功夫,低价竞争的拉锯战开始酝酿。
 
■ 暴风雨即将来临!
 
早前在高工机器人开办的《机器人分析与行业诊断》公开课中,国内SCARA品牌的销售定价问题引发热议。有人认为需将价格定在2.6万以下才能实现价格优势,高工机器人董事长张小飞博士指出国产机器人本体的批量和品牌做起才是重点。
 
前两天,高工机器人网发布了一篇文章《低价旋风再掀  SCARA机器人定价19999元》,再一次揭开了新一轮低价竞争热潮,在伯朗特预备用18000元的SCARA机器人打开SCARA市场之前,聚友光机先推出了定价19999元的SCARA,试图先发制人。
 
然而表面上是伯朗特和聚友之间的竞争,实际上却演化为整个市场对于“低价模式”的抵制,有业内知情人士爆料,即便不是聚友光机,后续也会有企业跟进,目的就是为了打压欢颜、伯朗特等“低价竞争模式”。
 
有支持者认为,“伯朗特模式”一旦成功,其形成低端市场垄断之后,无论是对于SCARA企业还是终端企业,都不是一件好事,因此为了防范于未然,总会有人出手制止和阻挠其成功。
 
“我们大家都高度防备低价路线玩家成功,不会拱手相让低价客户,这样低价玩家就无利可图,进而放弃低价的方式。”该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称。“玩了这么多年,突然冒出一个低价杀手玩牌,大家都只能跟进接招,否则就劣币驱逐良币了,为了防止这种现象发生,大家只能也造劣币,让劣币玩家无利可图,最终放弃。”
 
但这种通过制造劣币来驱逐劣币的行为,在多数人看来,不管初衷是什么?实质上也是恶性竞争,即便打压成功了,谁能保证聚友光机不会成为下一个“伯朗特”。
 
现在的SCARA市场,与其说正在经历十年难一遇的“劫”,倒不如说是原本规规矩矩发展的市场正迎来一批批“不按常理出牌”的“异类们”,他们打破规则,企图在“赛点”搏一搏。
 
在他们的观念里,与其就这样等待别人将手上的牌出完,不如拼一把。
 
因此在这一情况下,部分业内人士甚至喊出了“SCARA市场将迎来血战的一年?”的想法。
 
■ 低价和低品质之争
 
从伯朗特今年一季度的订单情况来看,低价机器人确实有其存在的市场需求。据悉,自 2017年12月16日至2018年3月15日,伯朗特已经签约的机器人重大销售合同总金额达 36720万元,机器人数量达 9700 台。
 
“你相信19999元的SCARA机器人能用吗?”针对这一问题,我们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
“肯定能用,否则出不了货,只是应用的范围窄一些,性能差一些而已。”
“还是有市场需求的,只是市场对象不一样而已。”
 
虽然并不赞同低价机器人的竞争方式,但是也有不少人认为19999元的机器人是可以用的,而争论的焦点就聚焦在了低价机器人是否意味着低品质上。
 
上海新时达市场经理张镇奎表示,由于机器人产品并未发生技术迭代,国内机器人企业的规模都不大,在现阶段,低质与低价是划等号的。
 
此前在报道中,高工机器人网也问及周伟关于低价机器人如何保证品质的问题,周伟的回答是所有谐波减速器都是由启帆自主研发,完全对标HD,并且承诺即使客户撞击引起的损坏,启帆都会提供18个月的免费返厂保修;而在电控方面,选用了卡诺普的驱控一体方案,也是考虑到卡诺普在国产机器人行业的占有率与品质有目共睹。
 
■ 真实上演的“罗生门”?
 
针对低价竞争的方式,支持者和反对者各执一词,反对者认为机器人还是应该要用品质来说话;支持者相信低价产品是有市场需求的,而且坚持认为低价并不意味着不能用。
 
“价格战是对行业的摧毁,而非建设。”张镇奎显然是反对的一方。
 
他提出从客户方面而言,首先看的是机器人产品能否解决企业生产自动化的问题,也就是技术评估,在通过技术评估的情况下,看企业资质,因为机器人产品是长期使用的,后续的维保是企业必须考虑的事项,价格不是优先考虑的事项。我们相信,用户企业会挑选最适合自己的机器人产品,而不是价格最低的。
 
赞同这一观点的还有山龙智控总经理曾雨权,他认为,现在无论是给客户提供机器人也好,提供解决方案也好,不单纯是机器人的问题,因为机器人放在产线上不可能直接就能用起来,还要综合考虑产线的工艺技术、现场的应用和环境,只有给客户解决问题,机器人才能够真正普及。
 
在多数业内人士看来,低价之所以不是王道的根本原因在于企业要想持续稳定健康发展,就需要有一定的合理利润,只有合理的利润才能持续投入研发,改进技术和产品。
 
然而在周伟看来,供应链控制得好,SCARA机器人的成本完全可以控制在20000元之内,他甚至表示,定价19999元的SCARA机器人是有合理利润的。
 
在采访中,周伟毫不避讳地表示,聚友并没有对卡诺普与启帆做任何批量上的承诺,而且聚友这种公司的存在形态,也绝对不可能吸引到资本的关注,因此没有利润的生意聚友不会做。
 
“聚友模式”如果最后能够成功,也是因为国内相关配套产业链的进步,国产能用的机器人成本优势实实在在显现出来了。
 
“如果整个供应链都是自己做的话,成本是可以控制在20000以下的,在这个定价下维持一定的利润也是可以的。”有业内人士指出。
 
尽管如此,多数人一致认为低价竞争给行业带来的负面影响是不容忽视的,总结起来主要有三点:
 
1、对市场环境的破坏。一旦市场上都是低端的产品,对于整个市场环境的健康发展无疑是不利的;
 
2、对持续投入研发和创新的企业的伤害,低价产品扰乱了市场环境,致使真正做产品的企业没有利润可图,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3、对国产品牌的伤害。国产品牌的厮杀,带来的另外一个严重的后果可能就是国外品牌“坐收渔翁之利”。
 
“长远来看,目前的价格战,是扰乱市场发展的,最终的结果是机器人本体企业和用户的双输。所以,简单意义上的低价不会导致市场普及,只是噱头而已。”张镇奎表示。
 
天太机器人总经理张兴华表示,工业产品,价格差异是会比较大,作为竞争对手,应该坦然面对,各做各的市场。但是这种无底线、自杀式的价格战对行业有很不利的影响。
 
对于低价机器人给市场带来的混乱,在张兴华认为,一定是暂时的,因为纵观中国市场,无论哪个行业都是先乱后立。“行业前景很好,当前盈利能力都比较弱,所以大家各出奇招,最后剩下一批走对路子的公司。”张兴华说,“这个阶段,百花齐放是好事,至少提供了正确和错误的范例给我们学习。”
 
越疆科技总经理宋涛认为,如果不是考虑技术上、品质上、应用体验上的对国外品牌的追赶和超越,仅仅使用粗暴的低价策略,伤害的将是中国企业整体的品牌形象,尤其给坚持研发投入与创新的中国企业造成伤害。
 
“但趋势永远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美好生活中也包括美好的产品,是能够倒逼国外品牌降价的产品。山寨机早已经造成了洗牌,电动车也正在洗牌周期,机器人市场很快也将到来。届时存活下来的是小米、华为等类似企业,绝不是山寨机企业。”宋涛进一步指出。